标识设计|西利标识|标识培训|标识
业务咨询:0755-83435678

上海:标识设置不合理让开车族“吃药”

2008-06-14 10:03:15 西利标识 132

新华网上海612电(记者杨金志)安徽小伙子陈建旺来上海做生意快两年了,为了跑业务,经常要开车。说起上海的道路交通,小陈感触最深的就是交通标识经常让他这个外地人“吃药”(指上当)。“上海有几千条路,没个一年半载根本没法熟悉,这种时候,交通标识显得更重要,但是,我感觉,外地人在上海开车还是很头疼。”他给记者说了自己亲身经历的几件事。

有一次,他在淮海路上开车,准备进一家商场附近的大停车场。车子刚开到停车场门口,警察就把他拦下了,告诉他:这里禁止左转弯。罚款后经人指点,小陈才知道,原来淮海路上有一个“禁左标识”,但是,这个标识高高悬挂在司机的头顶上,很难注意到,“除非你是在30外斜眼看”。

还有一次,陈建旺在延安东路地面上开车,准备进延安东路隧道。但是,行驶在左边车道的他不知道,只有靠右的车道才能进入隧道。等他开到附近一看,两车道之间已经变成白实线了,不能变道。无奈之下,他只能把车开到外滩,再掉头重来一遍。这一次,他还是没有看到提示标识,他变了车道过隧道。过了不久,他第三次过这个隧道,碰到红灯,警察规规矩矩给他敬了个礼,说:“你从这个路口走了三次,第二次的时候违章了,我罚的是你第二次的行为。”陈建旺十分佩服警察的眼力,也从心底里抱怨:这个路口的设置是让人开车的吗?

陈建旺还有一件事特别不能理解:上海所有高速公路的名称都用英文字母加数字编码,例如,A20公路就是外环线高速。“你跟国际接轨也没错,但是搞得我们都没方向了。”现在,上海高速公路、立交桥上的指示牌都只标公路的编码,他说:“哪怕在编码后加注个说明,司机也就轻松多了。”

跟陈建旺相比,上海一家媒体的记者郑翌,作为本地人,对上海路面和交通管理的情况都更熟悉。然而,他也有他的苦恼。有一次,他深夜坐飞机回到虹桥机场,他父亲开车去接他。没想到,车子从延安路高架桥开到南北高架路口,才知道南北高架封闭了。车子兜了一大圈才回到家。“延安高架上那么多电子指路牌,怎么就没一个提示一下呢?”

郑翌告诉记者,上海有一些“药头路口”,对不熟悉路况的人来说,“吃药”是十分容易的。比如,一条直道往前开,快到一个路口的时候,马路上的直道标识突然变成转弯专用道标识。司机还没有反映过来,车道间的虚线已经变实线了,司机要么直走违法,要么不情愿地转弯、走冤枉路。

作为本地人和“老”司机,郑翌还想为外地司机和“新手”说句话。上海道路上的交通指示牌不算少,但大多是写道“往XX路”,而不是标明南北东西。郑翌说:“人家看地图找地方,肯定是先看方位。你蹦出一个人家毫不知晓的路名,人家还是搞不清楚,指示牌不是形同虚设了吗?”

前土耳其驻沪领事诺扬在上海生活了20多年,是一个“上海通”。这位洋“啄木鸟”总结了上海交通管理方面的几个缺点:“红灯急吼吼”,车辆经常要等两个红灯才能到路口;“脑筋急转弯”,变道不提前及时通知司机;“标识牌误导”,有的给树叶遮住了,有的指路语焉不详;“广告瞎起哄”,有的广告是一双一层楼高的眼睛跟你对视,有的是一个人笑成了两张嘴,不晕才怪……(完)(责任编辑:余申芳)


| 联系我们 | 免责声明 | 律师声明 | 在线反馈
联系电话:0755-83435678
总部地址:深圳市南山区龙珠四路金谷创业园C栋3楼301 邮编:518053
版权所有:深圳市西利标识设计制作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:西利标识网络技术中心 粤ICP备09007983号